【深度】突袭调查+电话窃听,揭秘尤文“黑色星期五”

沈天浩11-28 00:56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驻意大利记者 沈天浩

尤文图斯有麻烦了?

11月26日晚间,意大利在“黑色星期五”的气氛中迎来购物狂欢,而尤文图斯在都灵和米兰的两家办事处,却遭到了都灵检察官办公室和意大利财政卫队的突袭。在意大利足坛,利用注水交易做账早就不是秘密,而尤文图斯更是玩弄这一手段的“个中翘楚”。

先聊聊基本概念。球员交易中的资本利得,到底该如何定义?简单来说,就是用本队球员转会离队带来的转会费收益,减去当初购买球员时付出的成本按合同年限摊销的剩余价值。

举个例子,如果A球队2015年买入球员X,转会费3000万欧元,签下五年合同,又在2018年将X以2000万欧元的价格售往B球队,表面上看起来,A球队在这笔交易中最终亏了1000万,但从财务角度上,交易为A球队带来的利得应该是800万欧元:当初的3000万欧元转会费经过五年摊销,在2018年的剩余价值应当是1200万,因此,A球队以2000万欧元将球员卖掉,财务上实际是赚了。

而如果A球队从自家青训提拔了球员Y,在某一年度将Y售往其他球队,则带来的所有转会收入,都可以算作交易中的资本利得,因为绝大多数青训球员的购买成本都基本为零。因此,青训球员在意大利经常被当做添头,不光因为意大利足球体系在技术层面上对年轻球员的不重视,也是因为他们能轻松带来出售利得,是各家做账的最佳工具。

尤文靠互换做账,青训成注水筹码

尤文涉案总共42笔交易,可以按上述的两种情况分成两类。第一类的交易对象以成名球星为主:去年夏天皮亚尼奇和阿图尔互换,两家深陷赤字的豪门分别为旗下球员注水,巴西人账面上的转会身价高达7200万,而波黑中场也被作价6000万——2016年,皮亚尼奇3200万欧元从罗马转会到尤文,签下五年合同,并在2018年续约,按照合同剩余年限摊销,尤文可以从交易中计入约4690万的利得。

类似的情况是坎塞洛和达尼洛的交换。葡萄牙右后卫在尤文只踢了一季就匆匆离去,在竞技角度上令人惋惜,但在经济账上,4000万来投的坎塞洛以6500万转投曼城,为老妇人赢得了接近3000万欧元的资本利得。这笔交易进行的同时,尤文和曼城还进行了另一笔鲜为人注意的球员互换:19岁的葡萄牙边锋科雷亚来到都灵,随后马上被转租到帕尔马;18岁的西班牙中场莫雷诺去了曼彻斯特,随后又被租到祖国球队赫罗纳,两个年轻人都被作价1000万欧元。

相比之下,以青训为筹码的第二类,在单笔金额上略低一些,但操作上更加得心应手。今年年初,意甲冬窗迎来大萧条,标王是1800万欧元从热那亚转投尤文的罗维拉——彼时,这位一头金发的年轻中场还没有完成本赛季的进化,只是“狮鹫”的轮换;作为交换的另一端,尤文将波尔塔诺瓦和佩特雷利两名青年队球员,以1000万和800万欧元的高价送到了对面。而罗维拉式的交易,在近几年的尤文屡见不鲜。

同样是今年年初,斑马军团和马赛完成类似互换,将意大利U20国脚通吉亚送走,换来了年轻的法国边锋阿科·马利,两名球员均作价800万。在足协和财政卫队调查的42笔交易清单中,尤文以同样方式和国内的普罗维切利、诺瓦拉、帕尔马和佩斯卡拉等“合作俱乐部”,以及意大利以外的亚眠和巴塞尔,都完成了这样的年轻球员互换交易。这里不再一一赘述球员们的转会费,但这些交易的金额,普遍在德国“转会市场网”显示的球员当时身价的5-10倍以上。当然,“德转”并非唯一权威,显示身价只能作为参考,但很多顶着高价的球员在尤文或新东家报到之后,又马上被租去其他球队,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靠盘外招饮鸩止渴,换C罗时代3年风光

此外,这次调查涉及的42笔交易,还不包括尤文在2018年夏天,和随后2018-19赛季中段敲定的几笔:曼德拉戈拉2000万转投乌迪内斯、斯图拉罗以1650万回流至热那亚、斯皮纳佐拉2950万高价加盟罗马(交易的另一边,是卢卡·佩莱格里尼2200万来到尤文)。

都灵检察官办公室的调查指涉:“在2019-2021三年间,通过人为操纵、故意夸大转会价格,获取的资本利得共高达2。82亿欧元”。过去三个财年,尤文分别录得亏损3900万、8900万和2。09亿欧元,但若抛去注水交易,这三年的赤字金额将分别达到1。71亿、2。09亿和2。4亿!

注水交易是意大利足球的悠久传统,更绝非尤文的专利,此前米兰高价从热那亚购买沙拉维、国米高价引入什克里尼亚尔和巴斯托尼的交易,背后都有本队青训小将充当“背衬”,只是没有任何一支球队和最近两年的尤文一样,如此频繁、肆无忌惮地使用这一工具。

实际上,在2018年以前,尤文同样通过博格巴和科芒等人的转会,尝到过免费引入、高价抛出的甜头,但那两笔交易并非财务上的变戏法,而是用球员实打实的场上表现来兑现的;那之后,斑马军团在场上再难发掘出博格巴这样的惊喜,球队赤字又年攀新高,只得水来土掩、用盘外招暂时搪塞过去。与其说分水岭是在2018年,不如说是C罗的交易本身:葡萄牙人以1.17亿欧元加盟,签下四年合同,老妇人每年要付出超过5400万欧元的税前年薪,同时要承受葡萄牙人每年近3000万欧元的资产折旧。

尤文每年为C罗付出超过8000万欧元的使用成本,只得靠注水互换和青训添头进行供养。代价是昂贵的:即使此番不被相关机构调查,这批顶着溢价加盟的球员们,实际并不具备与身价匹配的竞技水准,最后还得自由转会走人、或是被低价处理给下家。从财务的角度,秉承着这种交易思路的尤文,阵中的资产摊销就像滚雪球,只会越滚越大。

军方出动,高层被查,尤文未来几何?

尤文近年来的问题交易,早就引起了有关当局的注意。在俱乐部今年公布的财报中,附注里明确提及:意大利证监会在今年的7月12日,针对尤文的出售球员收入情况启动了一项检查。

一个多月前,下属于意大利足协的职业足球监察委员会(Covisoc),也开始对意甲在2019-21年间的62笔问题交易展开调查,这其中包括了尤文的42笔,也包括那不勒斯从里尔购买奥西门时耍的把戏:尼日利亚前锋的高身价,当时震惊了整个意大利足球界,但德劳伦蒂斯将4个添头送去里尔,每人作价500万——这4个人分别是三门卡尔内齐斯,和如今在意丙和意丁效力的三名小将。

前几次是风声,这一次则很可能是真正的风暴。意大利财务卫队又称金融警察,从属于意大利军队系统,却接受国家经济和财政部直接管辖。阿涅利、帕拉蒂奇和内德维德自不必说,俱乐部现任CFO切拉托、前任CFO贝尔托拉和前任高管马里奥·雷同样被列入了这次调查中。财务卫队将这一系列的做账交易称为“帕拉蒂奇行动”,但调查结果明确表示,主席阿涅利对一切事情也心知肚明。

尤文高层的电话,也遭到了调查机构的监听。监听记录中,帕拉蒂奇被要求进行注水交易:“他们要我们帮忙做账。法比奥,你本来应该(在这笔交易)做账的,你之前又不是没做过。”另一段记录:“是的,但咱们都知道,(俱乐部的巨亏)并不全是新冠的问题!”此外,C罗也被卷入到事件中:同样是在电话监听中,调查机构发现尤文和葡萄牙球星存在一项私下的书面协议(原话:“理论上不该存在的著名协议”),与新冠期间延迟发放的工资问题有关。但截至目前,前尤文7号本人并未受到调查。

事件一出,尤文的股票马上在周五当日暴跌6。58%,但从规则和竞技的层面上,等待尤文的又是何种命运?2018年,切沃与切塞纳队在此前几个赛季的一系列注水互换交易,也遭到了足协检察官的调查。当时“海马”已经破产,因此免于起诉,因此“飞驴”成了唯一的调查目标:检察官起初的诉求是扣除切沃15个联赛积分,最终法庭网开一面,让切沃以-3分开启2018-19赛季,主席坎佩德利则被暂停职务三个月。

尤文的情况,与当年的切沃相当类似,因此斑马军团有不小概率遭受罚分,而涉案的六人也很可能会在个人层面受到处罚。此前尤文刚刚在场上收获了两连胜,在逼近欧冠资格的同时,也看到逆势争冠的希望,球队上下显然不希望以这种方式失去积分。更重要的是,这边球队的纪录片《All or Nothing》刚上映,那边办公室马上遭到突袭调查,电话窃听内容也被公布,对于斑马军团的形象来说,自然是个不小的打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沈天浩

体坛传媒驻意大利特约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